页面载入中...

借鉴欧洲经验 中国旅游协会开启“最美小镇”计划

  有趣的是,马伯庸的《卜马尾》因情感细腻,曾被许多读者认定出自某位年轻女作家之手……

  匿名作家计划的收官现场,嘉宾止庵、张悦然、罗皓菱还共同探讨了匿名的意义。

  “鲤”书系主编张悦然表示,“我们这个时代热爱名人,热爱那些已经被大家熟知的名字,即便是鲤这样受众并不十分广泛的文学杂志,也会邀请很多名人写稿。因此我跟朋友们决定,隐去所有名字,只看文字本身,只依靠文字决定作者的价值。”这也是匿名作家计划创办的初衷。

  少小无端爱令名,也无学术误苍生。白云一笑懒如此,忽遇天风吹便行。

  我写武侠小说,纯属偶然的因缘,故曰“忽遇”也。

  写武侠小说是需要丰富的幻想力的,我认为过了五十岁,已是不适宜于写武侠小说的年龄了。一九八一年,我已经五十六岁,只因朋友知我有“封刀”之意,集了龚诗两句给我:“且莫空山听雨去,江湖侠骨恐无多。”为酬雅意,拖迟两年,恰好凑满“三十”之数,虽然实际的时间是二十九年零八个月,但计年的习惯是取其约数,所以也可自称是写武侠小说三十年了。

  无钱购买“金盆”去“洗手”,余资倒还可以在澳洲悉尼的郊区买一层楼。悉尼雨量甚少,附近亦无空山,所以只好海上看云。看云的情调似也不差于听雨,人到晚年,理应退休,想白云也不会笑我“懒如此”了。

admin
借鉴欧洲经验 中国旅游协会开启“最美小镇”计划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