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院长将学校和学生作为捞钱的工具:觉得愧对学生

 

 

  特邀编译丨苑天雷 王率

  原标题:“过渡”总理+权力分配微调:俄罗斯后普京时代大幕拉开

  午餐后,老曾的北京吉普带路,我们的一个小三菱吉普紧跟着,一路驶往班章村。一开始的10多公里油路国道后,很快进入塘石路。我们的车开始进入颠簸状态,塘石路面走了半个小时后,车子彻底进入土路,摇摆加跳跃状态!我的头一直在和车顶篷亲密接触的弹跳状态下,艰难前行。还有一个大土坡就快到寨子时,一个大坑让我们的小三菱彻底瘫痪!车子车桥钢板颠断了!剩下的路程,只能是步行前往。这一路,用了快3个小时。

  村支书带着我们一行四人去看了村边的茶园,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老班章古茶园,看似老态龙钟的树上,发出郁郁葱葱的新芽,那种原始而旺盛的生命力,在坚韧的绿色中舒展,的确给人以巨大震撼!

  聊完正事,驾驶员跑来找我说寨子里没有工具,车子当晚估计修不好了,我们只能在寨子里歇一晚,等拖拉机下山去县城里带了工具和材料上来修。我暗自庆幸,没有当“山大王”。

admin
院长将学校和学生作为捞钱的工具:觉得愧对学生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