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公交车上的暧昧】限塑令从日本政府开始 防卫相提自家袋子买炸鸡

公交车上的暧昧

  观察者网:作为一名有抱负的政治家,普京希望让俄罗斯重新拥有繁荣、统一和力量,正如您在之前的文章中提到的,普京有一个“俄罗斯梦”。您认为在他实现这个目标的进程中最大的障碍是什么,他是如何应对苏联解体后的混乱状态和来自外界无休止的制裁和压力?

  杜金:“俄罗斯梦”任重而道远。普京暂时为其从创造了地缘政治的条件,但是某种意义上并没有实际的倡议。长期以来,普京一直在与来自西方的压力作斗争——制裁、政治与经济敲诈、媒体对他本人以及整个俄罗斯的妖魔化等等。相对来说,普京在国际政治领域更加成功——重新收回了克里米亚,俄罗斯的中东政策,处理与中国、伊朗、土耳其的关系,建立新的同盟——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在2019的东方经济论坛上与莫迪签订的俄-印战略伙伴协议。这些条件对于细化“俄罗斯梦”的整体战略至关重要、不可或缺。但是如果要进入下一个阶段,俄罗斯就必须跨过许多障碍和困难,其中就包括你在问题中提到的那些。

  [采访、翻译/观察者网 戴苏越]

  原标题:美参议院推动决议阻止对伊朗动武

公交车上的暧昧

  彼得·汉德克一直是一个法则的“违抗者”。1966年4月的某天,一个留着长发,穿着皮衣,戴着圆片墨镜,一身“披头士”打扮的年轻人闯入著名德语文学团体“四七社”的聚会现场,指责当时包括君特·格拉斯在内的文坛写作者“题材守旧,语言陈腐”,一时语惊四座,引发热议。

  如今,这个曾经的叛逆青年,已经成为当代德语文学最重要的剧作家和小说家,当然,也是最有争议的作家之一。知道汉德克的读者们念念不忘他那部颠覆性的戏剧《骂观众》。就在他猛烈抨击“四七社”诸人的两个月后,《骂观众》在法兰克福的首演引起巨大轰动。1968年初,他又发表了“说话剧”《卡斯帕》,迎来了戏剧实验和语言批判的高峰。

  但汉德克并没有沉溺于语言实验中。20世纪70 年代,汉德克转向“新主体性”文学,创作了若干部近于写实风格的小说。90年代中期,他又写起了游记,同时发表政论。1996年他出版的旅行随笔《多瑙河、萨瓦河、摩拉瓦河与德林纳河的冬日之旅:或塞尔维亚求公义》将塞尔维亚归入巴尔干战争的受害一方——“一个孤儿,一个被抛弃的孩子”,引起了欧洲政坛的猛烈抨击,他因此被迫宣布放弃海涅文学奖。

admin
【公交车上的暧昧】限塑令从日本政府开始 防卫相提自家袋子买炸鸡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